• Logo white 822c50c3a098c5daa572d9f70aff49127a6e6d705f885b4b771922e15d2b614e

伦敦泼酸犯以为泼的是迷奸药 受害者:判他无期(组图)

来源:观察者网  2017-11-14 09:15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部分图像可能引起不适)】今年4月在“泼酸之都”伦敦一家夜店发生恶性泼酸伤害事件,二十多人受到不同程度烧伤,嫌疑人亚瑟·柯林斯本月13日被判有罪,具体量刑有待进一步审理确定。但一些受害者接受媒体采访时,强烈要求判处他终身监禁。

柯林斯在实施泼酸后直到上法庭的一系列行为也十分猥琐,他起初一言不发,在得知自己的行为被监控视频清楚录下后,又“编故事”称以为自己泼出的液体是“迷奸药水”。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13日报道,英国伍德格林刑事法庭宣判柯林斯有罪,他今年4月17日在伦敦东区的曼格尔(Mangle)俱乐部因与人争执,连续三次将强酸液体泼向人群,造成22人受伤,其中16人严重烧伤,一名男子半边脸部三度化学烧伤需要植皮,两人眼睛受伤视力受损。

另据英国《太阳报》11月13日报道,一些被烧伤毁容的女性受害者强烈要求判处柯林斯无期徒刑。她们认为柯林斯的袭击给她们的身体和心理都带来一辈子无法磨灭的创伤,因此应当付出对等的代价。

受害者菲比·乔治欧颈部、胸部、手臂烧伤,她不愿再面对镜头

23岁的菲比·乔治欧(PhoebeGeorgiou)是一名时尚设计学生,她的胸部和手臂受到大面积烧伤。她说,“受害者不得不带着疤痕度过一生,当他泼出这些强酸,他主观上就是试图为他人的余生带来巨大伤害。因此我认为他也应该用自己的余生作为代价,被终身监禁。实施这种令人作呕的攻击,应该被判处更严厉的刑罚。”

案发当晚,菲比在这家夜店的舞池中,她回忆当晚的情形说,当时自己绝望地用水冲洗,试图减轻剧痛,“我看向四周,看到粘稠的液体在空中飞散,有的地方冒出蒸汽,我当时想,怎么回事?恐怖袭击?”

她说,“那液体是有毒的,很快我就无法呼吸,呼吸道灼痛,我看到自己的胸衣冒烟,滋滋作响,灼烫我的皮肤。我感到有液体浸透整个胸部和手臂,开始燃烧,皮肤一点一点被吞噬。当时的疼痛无比真实,我不断往胸部和手臂浇水,但是我的皮肤像是在吞噬自己。”

菲比至今还一直做噩梦,害怕离开自己的家人,特别害怕拥挤的地方。她说,自己在肉体和精神上都被判了无期徒刑。

受害者苏菲·霍尔事发当晚出门前的照片

另一名受害者,22岁的苏菲·霍尔(Sophie Hall)是一名房产经纪人,她因柯林斯而毁容。

她回忆在浴室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那一幕太可怕了,整个胸部像被撕开了,能直接看到里面的血肉,手臂也是。医生不得不把破碎的皮肤和血肉刮掉,用消毒剂清洗,这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时刻。

她说,我现在每周必须治疗两次,正在承受巨大的焦虑和恐惧。当时酸液沾到了她的脖子、胸部、腿部和脚部,她回忆说,当时我用手抓脖子,发现皮肤直接被抓下来。

如今苏菲脸部、肩部留下疤痕

劳伦·特伦特(Lauren Trent)当晚在这家夜店和朋友一起庆祝自己的22岁生日。

她回忆说,自己和朋友当时坐在舞池旁边,突然听到一种“嘶嘶”的声音,就像打开一罐可乐那种,随后就有液体飞溅过来,皮肤立刻开始气泡,剥落。

她说:“我记得地板上的强烈气味并冒出蒸汽。我的脖子刺痛了,所以我摸了一下,我的皮肤脱落了。我环顾四周,看到皮肤从别人的脸上落下来,所以我确定是那是强酸。”

劳伦·特伦特虽然坐在舞池边,颈部仍然溅到酸液

劳伦也受到了心理创伤,起初几周她不敢出门,后来她出去时必须保持视线在高处,能看清周围环境,如果有人洒了一杯饮料她也会立刻紧张。

她说,自己很想当面问一问柯林斯,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也非常肯定地希望柯林斯被判无期,“我希望他付出代价,没什么可说的,你能对这种向你泼酸的人说什么?我不认为这种人算人类。”

伊莎贝拉回忆称当时觉得裙子后面湿了,背部被抓得剧痛

罪犯千方百计逃避,辩称以为泼的是迷奸药

25岁的柯林斯是一名建筑商,他曾是英国脱口秀女星费恩·麦肯(FerneMcCann)的男友,所以也算是“娱乐圈”人物。案发时,他和麦肯刚刚订婚,而不久前,麦肯生下了他们的女儿。

目前柯林斯面临五项蓄意伤害指控、9项实际伤害指控,法官诺埃尔·卢卡斯(Noel Lucas)表示,他可能会判处“非常严重(avery substantial)”的徒刑。

泼酸罪犯亚瑟·柯林斯

柯林斯在案发后的表现也可谓猥琐。他在向人群泼酸后,立刻逃离了现场,后来被发现藏匿在距离自己家60英里(约96公里)的一所房子内。警察上门的时候,他只穿内衣裤,试图从盥洗室跳窗逃跑,结果被警察电击两次制服。

被捕后,他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直到得知自己当天的行为都被视频监控拍下,才开始辩解,他主要想证明自己“不知道”那些液体是强酸。

检方列举的证据有,他曾经给他姐姐发短信称,“告诉妈妈小心我车里的洗手液瓶子,那里面是酸”,但他后来在法庭上辩解称,他这条短信是指氨基酸洗发水,他只是想提醒母亲让自己的小侄女小心……

他在自己的牢房里研究了这段监控视频好几个月,然后在法庭辩解中把自己描述成“好人”,他说,这瓶液体自己当时是从边上一名女性(也是他泼酸的受害者之一)手上夺过来的,他以为这是“迷奸药物”,并泼掉。

好在他的这段故事并没有骗过检察官、陪审员和法官。

亚瑟·柯林斯是英国脱口秀明星

费恩·麦肯(FerneMcCann)的未婚夫,并育有一女

皇家检察署的莉莉·索尔(LilySaw)表示,“我们调查发现,这是一起泼酸袭击,而不是一次意外事故。柯林斯带着一个他明知装有强酸的容器去了一家夜总会,并蓄意使用了这些酸液。”

另有一名陪审员在听到柯林斯关于“迷奸药物”的辩解后当面驳斥并嘲笑他。

目前警方还无法确认强酸的具体成分,化验显示酸液的pH值接近1,推测可能是用于强力管道疏通剂的盐酸。

声明:新闻转载自其他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爱翻墙”政治和宗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