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full

美智库:三招精准打击间谍 避免全盘拒绝中国留学生(图)

来源:战略与国际研中心  2019-09-10 08:14

美国智库的最新一份研究报告建议,三招精准打击中共科技间谍,同时继续欢迎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来美学习和工作、才符合美国的利益。

  

  图为2018年7月,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外排队等待签证的中国人

 

  这三招分别是,拒绝军事和安全部门的中国人获得美国的研究和技术;只有经美国政府批准,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才能接触美国直接的军事技术;取消充当中共代理人的中国人签证,比如在美国大学监视其他中国学生的“看管人”。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副总裁兼技术政策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最新撰写的报告(题为“对华技术转让中出现的技术与管理风险”)指出,美国的全球化理念背后存在一个前提假设,就是不断发展的中国将成为一个友好的市场经济体,但现在看来,这太过乐观。

  美中贸易的不对等、中共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已成为过去一年多的主题。如今,摆在美国决策者面前的问题变得更加具体:是否应允许中国投资美国的新兴技术,是否应允许中国人在美国工作和学习,以及是否要限制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先进技术贸易。

  刘易斯表示,这些具体问题其实都没有非黑即白这样的简单答案。在中共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对美国造成巨大损失的情况下,当然需要对中共设计新的限制,但同样也要考虑如何保持美国的技术实力。这两个目标并非相互排斥。

  美国吸引人才与反间谍 需双管齐下

  发展科技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人才问题。在过去80年里,美国科技的发展大大依赖于招募的外国人才,若绝对限制外国劳动力自然会给美国社会带来巨大伤害,但放任知识产权流失也不可行,所以一个平衡的方法是改善政府或企业的反间谍活动,同时让外籍的技术工人留下来。

  “视同出口”(deemed  export)是美国法规中的术语,意思是当美国境内的外国人发表受到美国商务部EAR管制的任何技术或原始码,也被视为出口。换句话说,如果这项美国技术需要出口许可证,即使没有越过边界,外国居民获取这类技术也被视为“向外国居民出口”。只是这项义务从未被公众重视,美国有成千上万的外国工人,但其实只有几千人有出口许可证。

  所以,比较现实的做法,不是要扩大、要求外国工人持有出口许可证,而是希望聘用他们或接收他们的美国公司和大学能有意识地减轻这些内在的风险。

  刘易斯曾担任美国前高级外交官,同时精通网络安全。他指出,对要不要允许中国人在美就业或在美国大学就读的问题,关键在于美国是更愿意让华人在这为美国工作,还是更愿意让他们回中国为那边工作。回答这个问题需要衡量成本与收益——是中国员工和学生返回中国、带来的潜在知识产权损失大,还是他们留在美国、为美国公司和大学贡献的价值大。

  一些美国公司高管表示,他们也已经意识到技术损失的风险,并在采取措施防范技术流失;在美国学习或工作的中国人可能成为技术泄漏的来源;但同时,如果让这些有才能的外国人更容易留下来,美国也同样会受益,因为个体带来的泄漏也能被整个群体对美国研究和科技产业的贡献所抵销。

  换句话说,高度关注、打击中国(中共)的间谍活动很重要,但也需要考虑不能有损美国的整体技术能力,将中国人从美国的全球人才库中剥离是不现实的。

  打击中共代理人 而非整个中国学生群体

  在美国有近35万中国学生,他们中有一部分为中共收集情报。因为这个群体数字太大,不便于监测,近期有国会议员拟对这个群体采取严厉的措施。

  刘易斯表示,这种直接的禁令会伤害美国,若政府愿意帮助大学更好地评估风险、政府部门对大学管理提供指导方针将有所裨益。

  他认为,首要任务是确保公司和大学获得美国政府的情报支持并建立健全的反间谍系统,以确保控制对敏感技术的访问。这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一项任务,需要提供建议和帮助。

  比如,联邦调查局应加强为大学和公司提供间谍风险和“内部威胁”的培训,并扩大FBI在硅谷、奥斯汀或剑桥等美国技术中心的工作,与这些地区的大学和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参与传统的反间谍活动。

  扩大公司、大学和政府之间的合作将意味着加强美国政府对华反间谍活动,并将起到补充外国投资审查和出口管制遗漏的部分领域的作用。

   需审查跟中共军方及领馆有关的华人学生

  其次,刘易斯建议,美国当局审查某些特定类别的学生活动。“总的来说,虽然本科学生风险较小,但也不应允许与中共军方相关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学习,并且有些类别的应用研究——与潜在的军事应用有关的,也不应允许中国学生进入研究生阶段学习。”刘易斯总结说。

  对那些充当中共政府耳目的,刘易斯建议,美国政府要区分出中共使领馆在美国各大学安插的“看管人”(minders),这些看管人监督其他中国学生的政治观点是否保持统一。

  他表示,从过去的行为来看,中共政府通过大使馆官员和大学“看管人”精心策划了一系列反示威活动,例如最近的反对香港的“反送中”抗议。“这些人是中共政府的代理人,应该取消他们的签证。”他补充说。

  刘易斯总结说,美国政府应遵循三大原则应对这一挑战。首先,确认与军事和安全部门有关的中国人,拒绝其获得美国的研究和技术。其次,必须经美国政府批准,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才能继续被给予接触美国直接的军事技术的权限。第三,取消中共政府代理人的中国人签证,比如那些在美国大学监视其他中国学生的“看管人”。

  但对不属于这些类别的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可允许他们在美继续学习与工作。

  刘易斯表示,泄漏美国的敏感和独特的武器信息(不论是否机密)显然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但很难权衡外国研究人员在美国实验室和大学工作带来的好处更多,还是他们在美国获得技术知识、然后返回母国引发的成本更多。与此同时,美国也不可能切断外国高技能劳动力的来源,不让他们进入美国大学、实验室和公司。

  而同时,中共政府也已经认识到,中国学生和高科技工作者到美国学习有价值的技能,所以正在花大力气吸引这些人回到中国。

声明:新闻转载自其他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爱翻墙”政治和宗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