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full

纽时采访中国留学生:他们的真实想法是怎样的?

来源:纽约时报  2019-09-17 13:22

澳大利亚悉尼——随着澳大利亚大学校园里围绕香港民主运动的紧张气氛加剧,战线的划分似乎已很清楚:中国学生站在中国一边,华裔澳大利亚学生站在香港一边。

但教室里面的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观点往往不那么绝对,对谁忠诚也不是那么想当然。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高呼他们对祖国的忠诚,还有一些大陆学生则私下里对香港抗议者表示同情。一些保守的华裔澳大利亚人反对让香港有更大的自治权;另一些则担心被归入与他们有不同意见的大陆人行列。大多数学生都感到正受到公众审视的密切关注。

澳大利亚与中国有着尤其复杂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关系,这种互动影响了澳大利亚对香港的看法。如今,随着这些问题在澳大利亚的大学校园——国际学生在其中占很大的比例,而且是学校的经济命脉——凸显出来,华裔学生说,他们越来越焦虑,不知道该相信谁,该信任谁。

虽然中国民族主义者与香港抗议活动的支持者7月在昆士兰大学发生的暴力冲突等事件受到的关注最多,但中国学生说,无声地弥漫在日常生活中的是易受错误对待的感觉,以及害怕说出自己真实想法的恐惧。

昆士兰大学亲中国的学生聚集在一起,随后他们与支持香港的人发生了冲突。

DrewPavlou

“这里的很多中国学生,他们想发声,但觉得他们不能安全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悉尼大学的一名法律系学生说,他支持香港抗议活动,因为家人已经收到来自中国安全官员的警告,他要求不具名。他还说,“我们不知道能信任谁。”

多年来,澳大利亚一直在想办法应对国家在财政上越来越依赖中国,以及北京干预澳洲政府和其他机构的担忧。这两种担忧都已触及澳洲的大学,上个月,政府宣布成立一个调查外国干预校园事务的特别小组。

澳大利亚的大学里有大约15万名来自中国的学生,还有数万名华裔澳大利亚学生。来自中国的学生支付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学费,再加上来自中国企业和组织的大笔捐款,这些钱已重绘了校园生活——从以中国捐赠者命名的新建筑,到围绕语言、学生政治和学术自由的冲突。

澳大利亚曾在几十年的时间里禁止亚洲移民,权力结构仍然以白人为主,围绕香港的激烈情绪的爆发只会增加一些澳大利亚人对中国学生的怀疑。

“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接受这样一种观点,即中国留学生是制造影响的行为主体,”华裔澳大利亚学生艾伦·郑(AlanZheng)说,他认为这种叙事正走向可能会疏远中国学生的方向。“这近乎种族主义。”

杰基·何(JackyHe)是悉尼大学工程系的学生,小时候从中国移民到澳大利亚,现在是学生代表委员会的主席。他说,单独挑出校园里的一个族裔说事不公平。他指出了在澳大利亚留学给中国学生带来的好处:看到校园里的民主实践就像“打开了一扇大门”,他说。

杰基·何是悉尼大学的工程系学生,小时候从中国移民到澳大利亚。

Anna MariaAntoinette D'Addari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当被问及校园里围绕香港的紧张气氛时,他停顿了一下。“这是一个让人们谈论起来会非常不安的问题,”他说。“没有人真的愿意卷入一个你的想法是对是错的争论。”

他这番话的背景是学生会的一次会议,会上提出了一个支持香港和平抗议活动、谴责警方暴力行为的象征性动议,引发了与会者的大吵。

中国学生克莱门特·孙(ClementSun)提出对动议进行公开辩论。但辩论还没开始,另一名学生杨宇轩(音)就站了起来,并用普通话骂了孙先生。“如果你这样做,是会有后果的,”杨先生说。“你是中国人,你连自己的国家都不爱。”

就在其他学生代表困惑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时,孙先生回答说:“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国家。”另一名中国学生走出了教室,使得会议暂停。

杨先生后来说,他说那番话是为了表达他对此事的看法,他认为每个人都有权这么做。“香港和中国不可分割。这是我的看法。”

走掉的学生叫克莉斯托·徐(CrystalXu),她说,“我不是因为不想听讨论才走出教室的。”她说,她担心会发生肢体冲突。“我不希望类似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校园里发生,”她说。

在对20多名中国学生的采访中,有几名学生表示,他们最希望看到的是,就香港抗议活动引发的问题在校园里展开一场冷静、理性的辩论——与新闻媒体描绘的校园里的激烈情绪形成了鲜明对比。

布里斯班昆士兰大学的“列侬墙”。

Patrick Hamilton/Agence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他们承认,考虑到围绕民主、民族主义和主权等题材的讨论所引发的激情,这样做有难度。他们说,由于害怕遭到报复,他们无法表达自己的观点,大学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保护他们。

许多同情香港抗议者的中国学生说,他们担心自己会被同学告状,将他们的观点报告给中国政府。一些支持中国政府的学生说,他们害怕面对澳大利亚的仇外情绪。还有一些学生对西方和中国新闻媒体相互矛盾的报道感到困惑,他们只是在最亲密的同学中讨论这个问题。

“认为中国学生爱中国、华裔澳大利亚学生爱香港的简单说法是错误的。这个问题上有各种各样更复杂的态度,”悉尼大学社会学副教授萨尔瓦托·巴伯内斯(SalvatoreBabones)说,他与校园里的中国学生有很多的接触。

悉尼大学长期以来一直是产生澳大利亚高层政治领导人的地方;它的校友包括七名总理。随着中国学生人数的增长,新一代领导人中有许多是中国学生,他们希望代表一个传统上不参与学生政治的海外学生群体。

那些对自己的国家有更复杂感受的中国学生看来,围绕香港的讨论尤其令人焦虑。一名正在琢磨中国民主可能性的学生,当另一名中国学生在能听得见他的话的地方坐下来时会突然打住。一名学生官员说,他已在微信上看到帖子,威胁要举报与亲中国立场有不同意见的学生。

“我们把国家、文化、人民、政府混为一谈。如果你批评一个,你等于四个都批评,”前文提到的那位因家人受到中国安全官员警告而要求不具名的中国大陆学生说。

“在中国,很多人都能模模糊糊地感觉到生活的荒谬,”这名学生说。“但敢于面对独裁的现实需要勇气。这很难,也很可怕。”

张浦伊(PuiCheung)是在悉尼大学组织支持香港抗议者活动的人,她小时候从香港搬到了澳大利亚,在谈到中国学生时她说:“我们应该努力让他们了解真相。让他们自己做出决定。”

她还说,大学应该保护人们展开“艰难对话”的能力。

悉尼大学校长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Spence)在一封致学生的公开信中说,大学必须是学生们能够“进行艰难但有礼貌的对话,并通过对话纠正误解、挑战假设”的地方。

上个月,悉尼大学支持香港的集会现场的警察。

Alan Zheng/HoniSoit

不过,莫纳什大学来自香港的学生、23岁的麦克斯·蔡(MaxChoi)说,虽然大学“会为我们提供安全”,但大学不会对香港发生了什么发表任何言论,“因为它们有很多中国的客户”。蔡先生曾帮助组织墨尔本的抗议活动。

悉尼大学一份学生报纸的编辑卡丽·温(CarrieWen)说,有几名中国同学要求她修改一篇报道,报道写的是中国学生拿走了一个被称为“列侬墙”(Lennonwall)的展板,展板上贴有表达对香港抗议活动看法的便签纸。那些要求修改报道的学生说,文章应该将他们的观点更多地包括进来。

但她说,她的许多参加亲北京抗议活动的朋友并没有过多地考虑政治。“他们只是在思考自我认同的问题,”她说。“他们并不想伤害其他人。”

声明:新闻转载自其他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爱翻墙”政治和宗教观点。

中新网  2019-09-17 13:57

环球时报  2019-09-17 13:50

海外网  2019-09-17 13:36

RFI  2019-09-17 13:28

法广  2019-09-17 10:15